章程设计:与董事会决议事项有关联关系的董事是否有表决权?公司章程规定很重要!
日期:2017-12-04 浏览

阅读提示

董事会对与某董事具有关联关系的事项进行表决时,该关联董事是否具有表决权?可能不少人都认为,既然存在关联关系,该董事理所大然地应当进行回避,不享有表决权。但实际上,《公司法》仅对上市公司的关联董事表决回避作了规定,对一般的非上市公司并未加以约束。因此对于非上市公司而言,关联董事是否具有表决权取决于公司章程的规定,在对公司章程进行设计时,可以参照上市公司的章程条款,对此问题作出规定。

章程研究文本

《中国联合网络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章程》(2016年12月版)

第一百二十三条   董事与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不得对该项决议行使表决权,也不得代理其他董事行使表决权。该董事会会议由过半数的无关联关系董事出席即可举行,董事会会议所作决议须经无关联关系董事过半数通过。出席董事会的无关联董事人数不足3人的,应将该事项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注:1、该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董事会成员由7人组成;

       2、该章程第二百零二条规定,章程所称“不满”不包括本数,但未规定章程所称“不足”是否包括本数。

 

同类章程条款:


本书作者查阅了多家上市公司的章程中的同类条款,均对有利害关系的董事不具有表决权作出了规定。但对于在计算出席董事会法定人数时,该董事是否应被计入这一问题,不同的公司章程作出了不同规定。具体如下:


1、《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章程》(2015年版):

第一百一十六条第四款  董事会审议有关关联交易时,有利害关系的董事或关联董事不应当参与投票表决,并不计入表决通过所需的法定人数,但在计算出席董事会法定人数时,该董事应被计入。


第一百五十八条  董事与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不得对该项决议行使表决权,也不得代理其他董事行使表决权。该董事会会议由过半数的无关联关系董事出席即可举行,董事会会议所作决议须经无关联关系董事过半数通过。出席董事会的无关联董事人数不足 3 人的,应将该事项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2、《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章程》(2008年5月版):

第一百一十条第四款  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与某位董事或其联系人或主要股东有利害关系,该董事应予回避,且无表决权,而在计算出席会议的法定董事人数时,该董事亦不予计入。上述有关决议事项应举行董事会而不应以传阅文件方式处理,如独立非执行董事或其联系人与有关决议事项没有重大利益,该等独立非执行董事应出席会议。


3、《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章程》(2017年3月版):

第一百一十条第三款  公司董事与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不得对该项决议行使表决权,也不得代理其他董事行使表决权。该董事会会议由过半数的无关联关系董事出席即可举行,董事会会议所作决议须经无关联关系董事过半数通过,前述须经董事会三分之二以上董事表决通过的事项,须由三分之二以上的无关联关系董事表决通过。出席董事会的无关联关系董事人数不足三人的,应将该事项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专家分析

公司章程规定此类条款的意义在于: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公司法》对关联董事不具有表决权已作出了明确规定,因此公司章程可以对该问题进行更明确的规定,例如明确在计算出席董事会法定人数时该董事是否应被计入。对于非上市公司而言,关联董事是否具有表决权取决于公司章程的规定,如公司章程无特别规定,则不可以董事与表决事项所涉及的企业具有关联关系为由,随意剥夺该董事的表决权。因此,公司章程对该等条款的规定就显得尤为关键。


章程条款设计建议

本书作者认为,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可以对于该公司章程条款进行不同的设计。对于上市公司而言,由于《公司法》对关联董事不具有表决权已作出了明确规定,因此公司章程可以参照其他上市公司的章程,对该问题进行更明确的规定。对于非上市公司而言,本书作者建议:


1、股东在签署公司章程时,应考虑是否在公司章程中加入该条款:如章程中未加入该条款,则关联董事在董事会表决时仍有表决权。


2、本书作者认为,有限公司的公司章程还可以特别规定该等条款仅对部分股东适用,对于其他方股东不适用。


3、如公司章程中规定该等条款,则还应一并规定此时应当出席董事会会议的最少董事人数、如到场参会董事少于一定人数时应提交股东会表决等问题。


公司章程条款实例

公司董事与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不得对该项决议行使表决权,也不得代理其他董事行使表决权。该董事会会议由过半数的无关联关系董事出席即可举行,董事会会议所作决议须经无关联关系董事过半数通过。出席董事会的无关联关系董事人数不足三人的,应将该事项提交公司股东会审议。


公司法规定

第一百二十四条 上市公司董事与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不得对该项决议行使表决权,也不得代理其他董事行使表决权。该董事会会议由过半数的无关联关系董事出席即可举行,董事会会议所作决议须经无关联关系董事过半数通过。出席董事会的无关联关系董事人数不足三人的,应将该事项提交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延伸阅读

如非上市公司章程未规定关联董事的表决权回避制度,则其对关联事项仍有表决权。以下为相关案例:


案例1: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金国忠与义乌市国有资本运营中心、浙江恒风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2015)浙金商终字第2590号]认为,“国资运营中心是否需要在涉案增资扩股议案的表决中回避,《公司法》仅规定了两种表决权回避的情形,第十六条规定了公司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被担保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与表决,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了上市公司董事与董事会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不得参与表决,恒风集团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而非股份有限公司,更非上市公司,本案表决事项为增资扩股,并不会加重公司的负担,反而会增加公司的经营实力,因此本案决议的表决不属于上述需要表决权回避的两种情形,国资运营中心在表决中无须回避。


案例2:沾益县人民法院的云南云维股份有限公司与曲靖恒远投资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2016)云0328民初997号]认为,“原告提交的第1组证据被告虽提出均为无效,其根本依据是2013年年度股东会决议违反了公司法第一百二十四条关联交易表决的强制性规定,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的是对上市公司的董事行使表决权的限制,而本案中的大为恒远化工有限公司并非上市公司,故该条规定并不适用于本案,故被告的该质证意见不予采纳,应予确认第1组证据的待证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