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程设计:谁有权要求关联股东在表决中进行回避?公司章程规定很重要!
日期:2017-12-04 浏览

阅读提示

《上市公司章程指引》第七十九条严格规定了关联股东的回避制度:“股东大会审议有关关联交易事项时,关联股东不应当参与投票表决,其所代表的有表决权的股份数不计入有效表决总数;股东大会决议的公告应当充分披露非关联股东的表决情况。与此同时,针对非上市股份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指引》也建议在章程中列明回避的事项。


可见,在关联交易的表决时,关联股东的回避制度已成为各公司制定公司章程的共识。那么,除了关联股东自行提出回避之外,谁有权提出关联股东在表决时进行回避呢?本文通过介绍部分上市公司章程的有关条款以及司法案例,对此问题进行分析。


章程研究文本

1、《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章程》(2016年6月版)

第八十一条第二款  股东大会审议有关关联交易事项时,关联股东应主动提出回避申请,不参与投票表决,其所代表的有表决权的股份数不计入有效表决总数;关联股东没有说明关联情况并主动提出回避申请的,其他股东可以要求其说明情况并回避。


2、《荣安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章程》(2016年5月版)

第七十九条第二款  股东大会在表决有关关联交易事项时,关联股东应当在审议和表决该事项前主动向会议主持人申请回避。公司董事会、监事会、非关联股东有权在表决有关关联交易事项前,要求关联股东回避。


3、《华数传媒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章程》(经公司2017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第七十九条第二款  审议有关关联交易事项,关联关系股东的回避和表决程序:

(一)股东大会审议的某项与某股东有关联关系,该股东应当在股东大会召开之日前向公司董事会披露其关联关系;

(二)股东大会在审议有关关联交易事项时,大会主持人宣布有关关联关系的股东,并解释和说明关联股东与关联交易事项的关联关系;

(三)大会主持人宣布关联股东回避,由非关联股东对关联交易事项进行审议、表决;

(四)关联事项形成决议,必须由非关联股东有表决权的股份数的半数以上通过;(五)关联股东未就关联事项按上述程序进行关联关系披露或回避,有关该关联事项的一切决议无效,重新表决。

 

同类章程条款:


1、《绿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6月版)第八十条第二款,《广东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5月版)第七十九条第二款,《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6月版)第八十七条第二款,《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4月版)第九十条第二款等:


上述公司章程均与《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章程》(2016年6月版)第八十款相同,即均定关联股东应主动提出回避申请,如其没有说明关联情况并主动提出回避申请的,其他股东可以要求其说明情况并回避。


2、《福建傲农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章程》(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第八十一条第二款:


该规定与《荣安地产股份有限公章程司》(2016年5月版)第七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相似。


3、《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章程》(2017年4月版)第八十条第二款:

该规定与《华数传媒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章程》第七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相似。


专家分析

大多数的公司章程都在《上市公司章程指引》第七十九条的基础上,规定了如下制度:关联股东应主动提出回避申请,当关联股东未主动提出回避申请时,其他股东可以要求其说明情况并回避。


在公司章程中规定关联股东应主动回避和其他股东对其回避的监督,其意义在于:督促关联股东自身对其关联事项予以说明,并主动进行回避。在其未主动申请表决回避时,授予其他股东要求其说明情况并要求其回避的监督权,以保护公司和其他股东的权益。


此外,一些公司章程也赋予了股东大会的主持人,董事会,监事会要求关联股东回避的权利。根据《公司法》第一百零一条,在一般情况下,股东大会的主持人由董事长担任,赋予董事长、董事会以及监事会对关联股东进行表决回避的监督权,无疑是扩大了监督主体的范围,不仅给应主动申请表决回避的关联股东施加了正当的压力,也给其他股东对关联股东表决回避的监督提供了有效支持和保障。


章程条款设计建议

关联股东的回避不仅需要其身立足于诚实信用原则,主动申请对关联交易的表决回避,还需要其他股东甚至公司其他机构进行有效的监督。结合本书作者办理有关公司法律顾问业务、公司诉讼业务的经验,除了上述公司章程和上市公司章程指引规定的情形外,本书作者建议:公司章程在规定关联股东应该主动申请表决回避之外,应明确规定可提醒或宣布关联股东进行回避的监督主体以及监督主体的救济措施:


1、关联股东没有说明关联情况并主动提出回避申请的,其他股东可以要求其说明情况并回避。


2、股东大会主持人应当在股东大会审议有关关联交易的提案前提示关联股东对该项提案不享有表决权,并宣布现场出席会议除关联股东之外的股东和代理人人数及所持有表决权的股份总数。


3、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有权在表决有关关联交易事项前,要求关联股东回避。


4、股东大会结束后,其他股东发现有关联股东参与有关关联交易事项投票的,有权就相关决议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向人民法院起诉。


章程条款设计实例

股东大会决议有关关联交易事项时,关联股东应主动回避,不参与投票表决;关联股东未主动回避表决,参加会议的其他股东有权要求关联股东回避表决。关联股东回避后,由其他股东根据其所持表决权进行表决, 并依据公司章程之规定通过相应的决议;关联股东的回避和表决程序由股东会主持人通知,并载入会议记录。

审议关联交易事项,关联关系股东的回避和表决程序如下:

(一)股东会审议的事项与股东有关联关系,该股东应当在股东会召开之日前向公司董事会披露其关联关系; 

(二)股东会在审议有关关联交易事项时,大会主持人宣布有关联关系的股东,并解释和说明关联股东与关联交易事项的关联关系;

(三)股东大会主持人宣布关联股东进行回避,由非关联股东对关联交易事项进行表决;

(四)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也有权在表决有关关联交易事项前,要求关联股东回避。

(五)股东大会结束后,其他股东发现有关联股东参与有关关联交易事项投票的,有权就相关决议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向人民法院起诉

(六)关联交易事项形成决议,必须由出席会议的非关联股东有表决权的股权数的过半数通过;如该交易事项属特别决议范围,应由出席会议的非关联股东有表决权的股权数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

延伸阅读

关联股东作为无表决权的会议主持人是否仍需回避的案例:

杨期能、天津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二审民事判决[(2016)津02民终5612号]认为:“根据《上市公司章程指引》第七十九条:‘股东大会审议有关关联交易事项时,关联股东不应当参与投票表决,其所代表的有表决权的股份数不计入有效表决总数;股东大会决议的公告应当充分披露非关联股东的表决情况’和《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第十章规定:‘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审议关联交易事项时,关联股东应当回避表决’的规定,结合天津港公司《公司章程》,均对关联方回避表决进行了规定,并未禁止关联方参与会议,且法律对此亦无禁止性规定。”在此案中,股东大会的主持人是关联股东,法院认为:“李全勇作为天津港公司副董事长主持了会议,虽然李全勇亦具有《议案》关联方显创公司董事身份,但其并未代表关联公司对议案进行表决。根据天津港公司提交的现场表决票,结合法院调取的上证所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出具的现场投票统计结果,能够证实关联公司显创公司并未在本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进行投票表决。因此杨期能主张李全勇主持会议导致股东大会程序违法,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